前高管声称宝宝树欠其巨款 真相究竟如何?

前高管声称宝宝树欠其巨款 真相究竟如何?


近期,宝宝树集团前首席财务官(CFO)徐翀发表公开声明,称该公司拖欠其个人2.1亿元人民币。这一言论再一次引起了金融圈与公众的强烈关注。

对此,宝宝树公司则迅速反驳,发布声明指出徐翀由于不满被撤职,故意散布不实信息进行报复。徐翀与公司间的争端可以追溯到今年四月,当时公司因对徐翀的职业表现不满而决定解除其CFO的职务。随后不久,徐翀便在社交媒体上透露,宝宝树曾通过“结构单”的手段虚增上市规模,同时声称自己曾向公司借款1.3亿元。

宝宝树在8月就此事发布的调查结果显示,没有找到任何证据证实宝宝树董事会曾采纳任何结构单来扩大上市规模,也没有发现董事会或其他任何董事向徐翀提供个人贷款的证据。不过,徐翀最新的声明中却提到有关借贷的详细账户信息、流水以及银行单据,指这些证据清晰明了。

法律专家对此表示,如果徐翀持有关于宝宝树贷款的确凿凭证,那么应当采用法律途径来解决财务争议,多次选择在公开场合”讨债”则令人疑惑。徐翀声称的巨额资产来源亦让人好奇,根据公开信息,徐翀在宝宝树的工作期间年薪约为200万人民币,九年下来的总收入也未超过1800万。

宝宝树在公告中还提到,调查过程中发现了一些可疑的交易,并且有迹象显示一些前员工可能涉及非正常的财务操作。公司正在持续深入调查这些问题。业内人士通过平台发帖称,徐翀在任职期间几乎一手遮天,掌控财务和资金运营,还有消费爆料显示,徐翀一年在北京高端商场的消费额就高达2000多万元。

有会计专业人士分析认为,宝宝树似乎成为了徐翀在资本上运作的平台。2021年私有化传言期间,徐翀在股票市场上频繁增持公司股份,甚至一次性增持接近2000万股,成为了公司的重要股东之一。外界对此观察指出,这或许说明徐翀试图利用其在公司中的地位实现私利。

公开数据显示,自2014年起担任宝宝树CFO的徐翀,见证了公司自2018年上市后的利润变动,期间宝宝树亏损累计超过18亿,股价也从6.8港元/股跌至0.265港元/股,市值缩水了百亿港元。当前,关于徐翀与宝宝树之间的财务争议,双方各执一词,真相究竟如何,尚待进一步调查与揭晓。

相关新闻